2012-11-21

王金波:泰坦尼克号即将启航?

中共18大终于落幕,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第五代领导人正式亮相,世人的关注仍在继续。而18大开会之前给人们造成的悬念,是中共建政63年来最大的一次。

这里说的悬念,可从两个角度解读。一个是从中共内部的角度,即开会之前掌权者能否一言九鼎轻松确定人事安排。如果是内斗激烈,说明掌权者没有一言九鼎的强势,所以悬念丛生。对于强势的掌权者,一言九鼎说一不二,悬念则小得多。另一个是从民间社会(包括触及不到权力核心的广大中共底层党员)的角度。如果开会之前普通民众强烈关注,那肯定是因为不确定因素也即悬念太多,有热闹可看。如果开会之前民众觉得没有悬念,自然也没有兴趣关注。

毛邓江胡时代的换届党代会

毛泽东时代是权力体系完全封闭的极权社会,高层人事变动完全由毛一个人说了算,由他操控的中共8大、9大、10大都不存在悬念。而这个阶段民众跟毛(中共高层)的关系,更类似于皇朝时代子民跟皇帝(宫廷)的关系。毛时代末期林彪事件导致民间社会对毛的盲目崇拜开始动摇,民间力量开始萌芽,四五事件则是民间社会开始自主关注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初试。

1977年,在毛死后1年举行的中共11大,华国锋掌握最高权力,邓小平复出也已是板上钉钉,悬念很小。随后的邓小平时代,民间力量正式形成,并以1978年底开始的民主墙运动为标志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在经过1980年代中期几次小规模的学潮之后,1986年底的学潮导致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下台,而1989年的学潮则导致中国当代史上最惨烈的血腥镇压,支持学潮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被迫下台被并软禁至死。邓小平操控的12大、13大、14大,开会之前对民间社会来说基本没有悬念,尽管会后有可能爆出冷门,比如13大上有意问鼎总书记的邓力群在中央委员差额选举中意外出局,14大上胡锦涛被邓小平指定为第四代接班人培养。

1997年的15大,是邓去世后的第一次党代会。此时江泽民已牢牢掌控全局,用年龄问题逼退比他大两岁、资格更老的乔石。其他方面也没有悬念。2002年的16大,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已成定局,而江是否留任军委主席成为最大的悬念。2007年的17大,是胡锦涛赛季的中场休息,但习近平成为黑马换掉李克强成为储君、李降为习的备胎,以及曾庆红的退休,是当时最大的两个悬念。而在民间社会,对这几次换届的关注越来越高。

2012的好莱坞大片

2012年的中共18大,不管是中共内部,还是民间社会,以及各国媒体,都给予了空前的关注。这是因为,悬念太多了。

今年2月开始,中国发生的匪夷所思的好莱坞大戏令人猝不及防、目不暇接:王立军逃馆事件、薄熙来垮台事件、谷开来杀人事件、法拉利撞车事件、陈光诚逃馆事件、李旺阳猝死事件、习近平神隐事件、温家宝家族财富曝光事件……此外还有香港反洗脑事件、钓鱼岛及反日游行事件……所以这些无不充满诡异的色彩,如火山口下奔涌的岩浆。

如果说今年2月由薄谷王事件开场的宫廷大戏,类似41年前的林彪事件,激醒了中国人那根蜇睡的神经:“今年宫廷内斗如此残酷,是因玛雅人的预言即将成真?”那么,随着剧情的发展,很多中国人的眼睛被擦亮,对换届的关注也被激发。也因此,人们感到18大悬念重重。

网络技术的进一步提高

悬念的感觉之所以那么强烈,还有着技术方面的因素,即技术的进步使得民众的参与意识达到空前。

在前网络时代,普通民众要想了解高层内幕,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能通过平面媒体的,只能靠经常受到严重干扰的短波收音机。

在网络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速度和数量呈几何级数倍增,即使多数人对政治不感兴趣,敏感的政治信息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几率也大大增加。尽管GFW阻断了中国人获取全面信息的渠道,但那些渴望获取全面信息的人们仍不很困难地找到各种翻越GFW的方法。

在WEB2.0时代,微博作为自媒体使得信息的获取和发布易如反掌,虽有国家的严控但各种信息瞬间就能完成传递。而手机上网的全面普及更是填补了所有的时间和空间缺口。在各种信息中,必然包含虽敏感、但却新鲜热闹的政治内容,从而引发越来越多人们的好奇,也就促成了人们心中的悬念。

中外政治悬念的不同

外国政治也有悬念。比如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奥巴马能否连任一直是悬念,因为他跟罗姆尼的差距一直很小。甚至12年前的大选结果争议之大,竟要由联邦最高法院裁决。但这一切,都有明确的规则和公开的程序,所谓的悬念,是指选票的数量。

而中国政治缺乏公开的票选,所有显规则背后都有潜规则,而任何事情实际上全部按潜规则运行,显规则只是橱窗内的摆设。至于程序,在允许存在不影响大局的极小的不确定性的前提下,只公开运行不会泄露高层官员真实意图的部分,比如两千多名党代表投票选举中委。而中委选举更高层的官员,则完全秘密进行,不对公众和媒体开放,是黑箱作业或曰暗室政治。所以,这就使得迷雾重重,堪比悬疑侦破小说。

另一方面,中国即将迎来前所未有的三任总书记同时在世的局面:前任总书记权势最大且不甘寂寞插手所有重大问题决策,即将卸任的现任总书记仍在台上执掌权力,而候任总书记则急于接过全部权力。这三人,没有两人属于完全同一派系,所以就必然形成三个中心,也即强弱略有差异的“三国”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讨价还价、明争暗斗的激烈程度,是局外人想象不到的,人事安排和政策走向,其悬念为有史以来之最。

泰坦尼克号即将启航?

据媒体报道,为“保卫18大”,仅仅北京就动员了140万安保人员,是4年前京奥10万安保人员的14倍。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兴师动众?它到底害怕什么?

通常,5年一次的党代会将决定未来5年的大体走向。而这一次,不仅是换届,还是换代。甚至,已有人提出习近平是末代皇帝的说法——而这,才是最大的悬念。

今年以来的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突发事件,已证明了一点:中国到了人心思变的阶段。

权力蛋糕瓜分的斗争已趋白热化,这以薄熙来不惜一切代价争“入常”最终身败名裂、令计划利令智昏玩弄权术被逐出局为典型。权力瓜分机制的弊端越来越明显,求变的潜能在增长。

贫富分化问题的严重性。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西南财经大学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最富裕的10%的家庭掌握着全国财富总量的86%,收入占全国家庭总收入的56%.这一比例远远高于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32%的官方数据。贫富两极分化到如此地步,社会体系必然面临重构的压力。

腐败问题的严重性。腐败最明显的结果是贫富两极分化。中国的贫富分化不是通过市场手段,而是依靠权力。权力是腐败的最大根源。对权力进行限制的要求,在民间社会已形成共识。

民族问题的严重性。西藏和新疆问题一触即发。西藏的首府拉萨竟不允许藏族人自由出入。西藏及其周边藏区的自焚人数已达80人(2009年2月27日至2012年11月20日,据唯色统计)。拉萨实际上已处于军管状态。新疆也对穆斯林采取了一系列的严格防范措施。民族地区的强力弹压如此紧张,刚性维稳遭遇的反弹也会更大。

目前唯一没有出现严重问题的是经济发展。但今年两会中国政府将GDP增速调低为7.5%,已说明发现问题。而经济发展的问题一旦严重,中国政府合法性的最大支柱一旦坍塌,就将再无任何灵丹妙药可救。

有人戏说:美国大选是一群中国人的子女在选美国总统,中共18大是一群美国人的父母在选中共总书记。这是因为“裸官”已是中国官场的常态,他们的家人已大多移居海外,只等已经启航的泰坦尼克号上最后盛宴饕餮完毕,前面的冰山一露面,就立即窜到逃生艇溜之大吉。中国政府如此兴师动众“保卫18大”,害怕的就是有人妨碍他们瓜分最后盛宴和顺利登上逃生艇。

2012年11月21日

《纵览中国》2012年12月6日

本文发表时署名“武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