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30

王金波:徐才厚将被判刑,周永康在劫难逃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10月23日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和10月25日举行的中共十八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均未提及周永康、徐才厚两只“大老虎”。于是有分析认为习近平、王岐山“打大老虎”受挫,周、徐很可能只是党内处理,不会追究刑事责任。还有人说江泽民也对习、王施加压力,不要再继续追究周、徐的责任。但出乎意料,10月28日新华社公布了27日军事检察院将徐才厚移送审查起诉的消息。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迹象表明,周永康也是铁定要判刑的。

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三个先例

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三人均是在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时落马。

陈希同1995年4月因王宝森自杀而“引咎辞职”。当年9月的中共十四届五中全会仍称陈希同为“同志”,决定“撤销他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委员的职务,……鉴于他在经济等方面的问题有些还没有完全查清,决定对他的问题继续进行审查。”1996年10月的中共十四届六中全会没有提及陈希同。1997年8月中纪委“决定并报中央批准,开除陈希同党籍”。十几天后的中共十四届七中全会(1997年9月),也即中共十五大前的最后一次中央全会,才“审议通过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希同问题的审查报告”。由此,陈希同案才有结论,下一步“移交司法机关”并判刑。

陈良宇首先由政治局常委会于2006年8月作出由中纪委对其初核的决定。9月,政治局决定免去陈良宇职务,“由中央纪委对陈良宇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检查”。2007年7月政治局将陈良宇开除党籍,并“对陈良宇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10月,中共十六届七中全会确认政治局此前作出的给予陈良宇开除党籍的处分。

薄熙来2012年3月由政治局免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4月免去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并由中纪委立案调查。9月政治局将其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并由11月的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确认。

陈希同和陈良宇分别在落马的第三年和第二年被开除党籍,那是因为他俩已是“死老虎”,且无其他因素需尽快结案。而薄熙来案则充满变数,所以半年后,赶在中共十八大前夕即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

徐才厚的处理方法遵循不同模式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后,徐才厚卸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2013年3月卸任国家中央军委副主席,理论上成为一名普通党员。2014年3月,徐才厚被中纪委正式立案调查,但未对外公布。6月,党内调查结束,政治局对外宣布开除其党籍并移送军事检察机关。

显然,徐才厚的处理方式与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明显不同。这是因为,徐才厚已退休。

2012年11月14日中共十八大修改过的中共党章第四十条规定:

“对党员的纪律处分,必须经过支部大会讨论决定,报党的基层委员会批准;如果涉及的问题比较重要或复杂,或给党员以开除党籍的处分,应分别不同情况,报县级或县级以上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县级和县级以上各级党的委员会和纪律检查委员会有权直接决定给党员以纪律处分。

对党的中央委员会和地方各级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给以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开除党籍的处分,必须由本人所在的委员会全体会议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决定。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先由中央政治局和地方各级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处理决定,待召开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对地方各级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的上述处分,必须经过上级党的委员会批准。

严重触犯刑律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由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其党籍;严重触犯刑律的地方各级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由同级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开除其党籍。”

因此,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作为在职的中央委员,在判刑之前开除党籍必须由中央委员会决定,也即必须走中央全会的程序。而徐才厚退休后不再是中央委员,所以不用走中央全会的程序,政治局和中纪委直接作出决定即可。

周永康在劫难逃

周永康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后即退休,理论上也只是一个普通党员,因此应跟徐才厚相似,不走中央全会的程序。

跟徐才厚不同的是,对周永康的立案审查由政治局在2014年7月对外公开宣布了。但是,以后的步骤应跟徐才厚相同,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不需中央全会决定,而直接由政治局决定。

以上是从程序上讲的。至于从中共高层内斗等其他方面,周永康不判刑的可能也极小。

首先,中共高层及政治运行机制不容忍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等“新四人帮”的政变阴谋,权力日益加强的习近平不容忍别人对他的地位进行挑战。邓小平时代以来中共政权的权力斗争不论如何腥风血雨,权力的交接必须遵循高层达成的协议进行,相比之下“新四人帮”的力量远远不够,修改规则的企图注定要失败。所谓江泽民等人同习近平在周、徐案上的分歧,恐怕更多是政敌释放的假消息。习本是江选定的人,他们不太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翻脸,至于习准备抓江的传闻更不靠谱。

其次,周、徐两个家族的腐败惊人,证据收集不会有太大困难,在铁证面前,反对查办周、徐反而有把自己拖下水的可能,这样的风险大概没几个人敢冒。而据媒体报道,中共已退休的前政治局常委无人给周、徐求情,则证实了这点。

再次,周、徐均出身寒门,父母均为农民。“红二代”以“少东家”自居,早就看不上周、徐这种“权、钱、名”全捞了的暴发户。为了继续控制父辈打下的天下,在腐败透顶的今天,需要抛出几个替罪羊收买民心,而周、徐的势力跟“红二代”相比仍差得远,以周、徐为祭品的代价不大,但效果却很好,“红二代”何乐而不为?

第四,“新四人帮”现在就差令计划还没抓,但其家人和关系密切的人逐个落网,明显是跟周永康类似的收网趋势,有多个报道称或许不出今年令计划就会落马。也就是说,“新四人帮”“一个都不能少”。

第五,习近平上台后一改过去几十年的平庸形象,其强势作派令世人大吃一惊,甚至有人称其目标是成为中国版“普京大帝”。习近平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很难说,但他不会庸庸碌碌终其十年任期,恐怕是肯定的。从这个角度,他对打掉周、徐两只“大老虎”断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甚至还有可能扯出新的“大老虎”。

就在今天(30日),几个中央级别的记者会再次确认周、徐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的月度例行记者会发出徐才厚将会被判刑的明确信号。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罕见邀请境外媒体参加记者会,副部长郭业洲确认周永康在“依法依纪查处的过程中”,“到一定的时候,会向外界公布。”

而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路透社记者时则回答了外界关于周永康为何没被四中全会提及的原因:“因为目前周永康不再担任中央领导职务,所以这次全会没有就他的问题作出相关的决定。”这跟本文前面的分析一致。而姜伟随后的一句话“关于周永康案件的查办,体现了我们党中央坚决惩治腐败的态度和决心”,则确认了周永康将被追究刑责。

因此,周永康这个昔日的“政法王”最终坐进大牢已差不多是板上钉钉的事,纵有再多变数,他也在劫难逃。

2014年10月30日于北京

《北京之春》2014年11月3日

1 条评论:

  1. Because of capability restrictions, companies can't permit users to play every model free of charge with out running the chance of losing potential paying customers. Gamblers in Malaysia could check their luck with play money earlier than depositing actual money. It is essential to consider about|to contemplate} that on-line casinos can be challenging to win at, even 빅카지노 for the most experienced gamers. If you don't have realistic expectations, you may end up pissed off when making an attempt to win. Even if it just looks like one thing beyond your grasp, proceed studying and move on should you really feel like clicking on the play button.

    回复删除

王金波简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