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1

王金波:盯紧拜登

反川随笔(2)

2016年川普参选总统,我得知他对“六四”的态度,开始对他持有明确的批评态度,此后公开反川至今。我认为,川普是美国历史上最无耻、最腐败、对独裁者最友好的总统,所以换谁上台都比他强十万八千倍,不论是共和党的人还是民主党的人。拜登2019年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后,是有能力取代川普的独一无二人选。但即使如此,我仍没有挺拜,更没有成为拜粉。首先,我不会成为任何一个政治人物的粉。我可以成为一个歌星的粉、一个作家的粉,但不会成为一个政治家的粉。其次,在我看来,谁取代川普都行,因此不会粉任何一个川普的挑战者。

今天,川普终于滚蛋了,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此时,应该盯紧拜登,把拜登作为首要监督对象了。我希望拜登在任内能把美国带回正常状态,修复跟盟友的关系,打击以普希金为代表的国际邪恶势力。当然,也必须配合司法系统对川普及其团队进行的调查乃至判刑。

一个朋友在推特上问我,你是一个中国人,也没住在美国,拿什么、凭什么来监督美国民选总统拜登?

“凭什么”,是资格问题。美国虽然是美国人选出来的总统,但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且几十年来一直充当自由世界的老大哥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世界警察),其影响力远远不限于美国,早已遍及世界各个角落。因此,从责任而不是公民权利的角度,我当然有这个资格。“拿什么”,是能力问题、渠道问题。我参加民运20多年,认识一些民运和非民运的朋友,他们中有些人是美国公民,有些人是生活在美国的中国公民,我的观点可以对他们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从而间接监督美国总统。此外,我也上推特,有几万关注者,里面不乏美国公民和生活在美国的外国人。还有,我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独立中文笔会隶属于国际笔会,国际笔会及下属150多个分会、尤其是最大的分会美国笔会,都可以对美国政府及其总统进行监督。与国际笔会同是国际人权机构的大赦国际、人权观察、保护记者委员会、记者无疆界等NGO的成员多数并非他们的监督对象国家的公民,甚至很多人没去过这些国家。

朋友接着说,中国是专制国家,美国不是专制国家,它们的领导人不一样。

这个朋友显然不了解国际人权机构的性质。上述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机构,对世界各国政府无差别地进行监督。在人权组织及人权工作者眼里,不论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政府及其官员都是监督和批评的对象。

朋友又说:你吃饱了撑的,不远万里、舍近求远来美国监督民选总统;国际分工,我们美国人监督自己的总统,你们中国人监督自己的独裁者,如何?

朋友的这个说法显然很搞笑。否则,他有办法先让美国人不再监督批评其他国家的政府和领导人吗?

川普四年的孤立主义,把美国的传统盟友得罪殆尽,让普希金借机坐大,这样的教训还不深刻吗?世界早已变成地球村,不分国家和地域的民众对世界各国尤其是世界第一强国的关注、监督是势不可挡的时代潮流,这一趋势只会加强而不会减弱。

2021年1月21日于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王金波:盯紧拜登